当前位置: 首页 > 中国财经网 >  全球金融稳定仍面临潜在风险 内容页

全球金融稳定仍面临潜在风险

2023-08-03中国财经网

  5月1日,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米尔布雷市,一名男子从一家第一共和银行前走过。当日,美国联邦储蓄保险公司与摩根大通签订相关协议,由后者收购第一共和银行的所有存款和绝大部分资产。李建国摄(新华社发)

  主要发达经济体股市屡创新高、美国经济硬着陆风险下降、重点国家滞胀风险已从顶峰回落……近期,一系列令投资者振奋的信号使得金融市场乐观情绪不断升温,风险偏好有所上升。

  然而,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多个国际组织纷纷释放预警信息: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说,“全球繁荣面临日益严重的负担”;国际清算银行总经理卡斯滕斯说,“全球经济正处于一个关键时刻,可能会影响未来几年的繁荣,必须做好应对影响前景的重大风险的准备”;国际金融协会发布报告表示,“在全球金融系统从‘危机模式’向新模式转变的过程中,具有高度不确定性的潜藏风险必须予以关注。” 医疗资讯网

  在相对乐观的氛围下,上述国际组织何以持如此谨慎甚至警惕的态度?

  总体来看,其担忧与关切主要源自于全球债务风险、银行业潜在风险和全球应对风险能力不足三个方面。

  全球债务的总量和结构性变化是引发担忧的最主要风险。日前,国际金融协会发布报告称,2022年二季度、三季度,发达经济体央行大幅收紧货币政策,导致全球债务总额连续两个季度快速下滑。随后,在2022年四季度和2023年一季度,发达经济体货币政策收紧力度下调、政府债务规模持续激增,导致全球债务规模再次攀升。截至2023年一季度,全球债务总额已增至305万亿美元。更重要的是,各方预计全球债务规模还将保持快速增长态势。主要发达经济体人口老龄化加速、医疗卫生支出激增、应对气候变化融资诉求突出和中长期军费开支保持高位等因素是造成债务总量持续走高的重要因素。 临汾新闻网

  高利率环境下的高债务水平蕴藏的风险和挑战需要警惕。从发达经济体层面来看,债务总量的不断上升将持续加大维持投资者及公众信心的难度。虽然美国金融机构的债务比重已经从国际金融危机期间占GDP总量的110%下降至当前的占GDP总量的78%,但是自3月份开始的美国银行“爆雷”事件及其引发的金融动荡,仍然暴露出一个不容忽视的问题:高债务水平下,公众和投资者恐慌蔓延将是迅速而剧烈的。

  从新兴经济体层面来看,越来越多的国家将面临更为艰难的金融困局。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在《世界债务报告》中强调,在全球总体债务激增的过程中,大量“不可持续债务”集中于贫穷国家,预计36个国家陷入“债务困境”,另有16个国家不得不支付“不可持续的高利率”。全球约有33亿人生活在债务利息支出高于教育或健康支出的国家之中,这将导致全球一半的国家陷入发展困局甚至灾难中。 长治金融资讯网

  国际金融协会的统计数据也显示,在当前新兴市场国家与发达经济体之间利差逐步缩小的大背景下,国际投资者对于新兴经济体本币债券的偏好正在下降。这将冲击部分国家的发债融资能力,制约其应对中长期外部冲击的能力。

  基于以上原因,全球债务风险正在成为当前国际金融机构的核心关注焦点,被视为影响全球金融稳定的重大风险来源。

  除全球债务风险外,高利率环境下发达经济体银行系统的稳定性和承压能力也是各方担忧的关键风险之一。

  尽管上半年美国银行“爆雷”事件在监管机构的强力介入下并未演变为系统性风险,但各大机构均认为,现阶段谈“风暴已经成为过去式”为时过早。 山西新闻网

  从美联储6月下旬的银行压力测试结果来看,在预设的严重衰退以及由此而来的5410亿美元损失的模拟场景下,美国大型银行仍然保留了相对可靠的一级资本充足率,但是中小银行的数据并不乐观。美国中小银行可能无法凭借现有的一级资本充足率缓冲和应对风险,事实上凸显了该群体长期存在的应对风险能力不足问题。

  从美联储每周提供的存款数据和信贷流向数据来看,尽管硅谷银行引发的存款流失在事件发生后迅速平息,但是此后美国银行机构普遍提高了贷款标准,导致银行贷款增长出现“突然停滞”。其中,商业和工业贷款与消费贷款表现得尤为明显,增速下滑态势突出。在商业地产和住宅地产贷款好于预期的拉动下,美国银行业贷款总额增幅才勉强实现零增长。基于此,各方分析认为,硅谷银行事件的余波还在持续冲击美国中小企业部门。这不仅增加了美国经济的下行风险,同时也将导致更高的债务违约率。 体育资讯网

  值得关注的是,医疗健康和信息科技等领域的中小企业不仅是美国银行业收紧信贷标准的重点对象,同时也是美国地区中小银行的主要客户。上述发展趋势会否引发新一轮恶性循环需要引起关注。

  此外,美联储7月份议息会议上释放出“利率维持在限制水平一段时间”“进一步提高利率可能是必要的”信号,导致市场对于未来美联储牺牲需求、平衡通胀的路径预期更为鹰派。更长时段、更高利率水平的环境,叠加增长动能进一步恶化的潜在趋势会否增加中小银行的运营压力并由此引发新一轮中小银行风险,是各方持续关注的风险点。

  全球金融稳定还面临着金融资产价格的风险冲击。 襄阳新闻网

  国际清算银行在年度报告中认为,当前的债务和资产价格超过了过去加息时期的价格。当前,疫情期间的储蓄积累、借贷成本较低年份锁定的中长期贷款为资产价格提供了支撑和缓冲。然而,这一缓冲正在被耗尽。同时,发达经济体内非银行金融机构的隐藏杠杆操作和流动性错配情况也不容忽视,可能成为加速危机时刻到来的催化剂。此外,受高债务压力和高借贷成本影响,发达经济体政府作为维护金融稳定最后防线的应对处置能力也面临制约瓶颈。

  总体来看,当前的全球金融局势或许正如卡斯滕斯所言:“时间和变化将不可避免地带来各种压力。全球金融稳定面临的风险是迫在眉睫的。” (本文来源:经济日报 作者:蒋华栋)